《英汉大词典》主编陆谷孙逝世:作品曾受钱钟书赞誉

发布日期:2019-10-07 10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2016年7月28日下午1点39分,英汉大词典主编、著名翻译家、复旦大学外语学院教授陆谷孙在上海新华医院去世,享年76岁。《新英汉词典》同仁合影,左起:陆谷孙、薛诗绮、葛传椝、雷烈江、吴经训。

  2016年7月28日下午1点39分,英汉大词典主编、著名翻译家、复旦大学外语学院教授陆谷孙在上海新华医院去世,享年76岁。

  陆谷孙1940年出生于浙江余姚,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外语系。历任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、博导。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、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。主要从事英美语言文学的教学、研究和翻译工作,专于莎士比亚研究和英汉辞典编纂。

  陆谷孙的弟子朱绩崧同样在微博上表现活跃,十二生肖合单合双表,以“文冤阁大学士”之名风生水起的朱绩崧是复旦大学外文学院英文系讲师,作风颇有乃师遗风。除了在社交网络上频繁与陆谷孙互动外,其主编的电子刊物《魔都晨曦来临》也得到过陆本人的欣赏。

  陆谷孙一生的主要著述集中在英文教学领域,其主编的《英汉大词典》、《中华汉英大词典》对中国的英语爱好者影响深远,除此以外,他著有《余墨集》,译有《幼狮》,并发表过超过40篇论文。陆谷孙多次为上海市市长笔译讲演稿,并在1990年出访香港、新加坡的上海市经济代表团中担任首席翻译。

  《英汉大词典》是陆谷孙引以为傲的杰作,这部作品甚至得到了钱钟书本人的垂青,词典的书名正是钱钟书题写,并称《英汉大词典》“细贴精微,罕可伦偶。”陆谷孙本人曾一直期待于钱钟书当面交往,但并未如愿。在于钱钟书关于《英汉大词典》的回信中,钱钟书以惯有的幽默写道:

  “煌煌巨著以我恶札冠首,红虎网一肖中特资料,我既自惭,恐冥冥之中亦遭天罚,故近来右拇痉挛,不能运笔,不得不谢绝一切影签之请,岂非报应乎?”并以“轿子里跌出牌位来”自嘲作结。

  中国的社交网络兴起后,陆谷孙一度以“陆老神仙”为网名与网友频繁交流,内容大多以英语文化相关。而他关于中国文化的见解也往往令人印象深刻。陆谷孙最后一条微博状态停留在2013年,仍是叙述自身在英语教育中所目睹的困境:

  今年英专八级考试,先是听说复旦不及格人数创记录,达8人。颇存疑。敦请某副院长查分,未被理睬。现当事学生自去查分,发现主事者计分扫描时漏卷,不及格的实为1人。技术失误,还是有意向复旦竖中指?

  陆谷孙素来以个性鲜明著称,在其自述文章《我就是这样当上教授和博导的》中,陆谷孙详细叙述了自1978年至1993年由复旦副教授升至博士生导师之间的经历。文中对于中国教育界一直存在的“潜规则”多有提及:

  倒是后来1993年提博士生导师时,我知道外文系学术委员会是没有通过的。我师程雨民先生当时是这个学术委员会的主任。据说是他把我的落选情况提到了校学术委员会,请求复议。以老校长谢希德为首的几位专家学者以复旦仅有《历史地图集》和《英汉大词典》两项得国家社科一等奖为由,认为陆某合格,这才硬生生给拔上去的。

  我当年提副教授就有争议;提博导更是硬性擢拔;如以今天的标准度量,无一合格。但即使职称的光环去尽,我还是我:书还是爱读的,文章还是要写的,人文关怀不会失落,学术的热烈追求和思辨的纵深薰修永无止境。所谓“闲云野鹤”者,也决非空睇风云,长唳无已,而是对眼下急功近利狂躁进取的一种间离,对茕迷闹汩的一种自我惕励罢了。

  对于中国当代存在的淡化英语教育、以意识形态试压于英文地位的舆论趋势,陆谷孙反应强烈。在2013年,他受邀以《魔都晨曦来临》的嘉宾身份作答,对英文教育在中国提出一系列自己的见解。在回应中,陆谷孙旗帜鲜明地对前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所声称“母语教育令人担忧,因为英文教育太盛行”表示反对。并以“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,如果没有合格的英文,难称合格”提出忠告。

  陆谷孙晚年常说,年纪大时越会回想小时候。当记者问到对他影响最为深远的学者时,陆谷孙回应:“徐燕谋、林同济、钱钟书、葛传槼诸位先生的影响都和对先父的纪念糅在一起了。”